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9

淺析農村邪教組織活動特點及防范打擊措施

發布日期:2019年06月27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陳忠柱
[打印本頁]【字體大小:

  由于農村自然環境的特點,社會形態的差異和先天性的不足,邪教組織把發展勢力的目光盯向農村,農村成了邪教組織滋生、蔓延、滲透的重災區。2019年2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做好“三農”工作的若干意見》,其中,該文件第六部分“完善鄉村治理機制,保持農村社會和諧穩定”第三項為“持續推進平安鄉村建設”,明確指出:“嚴厲打擊敵對勢力、邪教組織、非法宗教活動向農村地區的滲透。這也是黨的十八大以來,首次在指導“三農”工作的中央一號文件中提出,要嚴厲打擊邪教組織在農村的滲透。

 

  2019年6月23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加強和改進鄉村治理的指導意見》第二部分第一項明確要求,堅決把受過刑事處罰、存在“村霸”和涉黑涉惡、涉邪教等問題的人清理出村干部隊伍。第十二項強調,依法加大對農村非法宗教活動、邪教活動打擊力度,制止利用宗教、邪教干預農村公共事務,大力整治農村亂建宗教活動場所、濫塑宗教造像。這是繼今年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做好“三農”工作的若干意見》后,該文件再次明確提出,嚴厲打擊農村非法宗教活動和邪教活動。兩份文件的頒布,為我們今后在農村防范處理邪教工作具有重要指導意義。

 

  一、 當前邪教組織在農村活動特點

  在我國,農村大都地處偏僻經濟不發達,文化、教育、衛生事業的發展水平較低,地方習俗較濃厚,相對城市,交通不發達的狀況,一些邪教組織如,“門徒會”、“法輪功”、“主神教”、“全能神”紛紛把發展信徒的目光盯向農村,給部分農村地區經濟秩序、社會發展帶來危害,成為影響農村治安穩定的重要因素。

  一是一些邪教組織魚目混珠,打著宗教的旗號,其邪教主往往宣稱是 “活基督”、“神”、“先哲”等,如“門徒會”教主季三保自封是“神的兒子”;“靈靈教”教主華雪和自詡為“華真神”、“華爸爸”;“全能神”自封是“耶穌第二次成道肉身降臨,是真基督”;“主神教”教主劉家國自稱是“活主神”;“法輪功”教主李洪志號稱是“宇宙主佛”。這些邪教主自我神化的目的無非是樹立自己至高無上的權威,達到控制信徒的目的。

  二是邪教組織行動詭秘,內部架構嚴密,實行家族式管理。如“全能神”組織,等級森嚴、責任明確,設有“女基督”、“大祭司”、“圣靈所使用的人”、“省級領導”、“區級領導”、“城鄉領導”、“小排領導”和“細胞小組領導”等。“門徒會”組織內部層次分明,組織嚴密,分“總會、大會、分會、小分會、點會、教會、聚會點七級”,其內部實行單線聯系,設“聯絡員”,組織之間不發生橫向聯系。只許“上會”與“下會”人員聯系,不許“下會”人員主動與“上會”人員聯系。成員之間彼此用化名相稱,其活動通常化整為零,晝伏夜出,接頭通話使用暗語等。

  三是邪教組織宣稱世界末日即將來臨,邪教主是當世的“救世主”,是來拯救眾生的,蠱惑人們加入邪教組織。“全能神”成員極力散布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制造社會恐慌氣氛,誘使人們加入“全能神”尋求“庇護”。“靈靈教”宣稱“世界就要到盡頭,大災難就要降臨,饑餓和瘟疫將流行,國與國要打仗,地球要爆炸,信主入天堂,不信主下地獄。”門徒會”則大肆宣稱“1999年地球就要毀滅,世界末日即將來到,你們只有抓緊時間跟我拜菩薩,才能躲過此劫”;“致使許多信徒惶惶不可終日。

 

  四是邪教組織發展迅速,人員數量不斷增加。隨著農民外出務工、經商等活動的增加,邪教組織向農村地區發展加快蔓延,其上層骨干成員大都為高中以下文化程度的農民,如“全能神”、“門徒會”等邪教組織在農村建立接待家庭,活動重點主要集中在農村。“門徒會”曾在陜西、湖北、四川等15個省偏遠地區迅速發展信徒。據媒體報道,云南省綠春縣平河鎮“門徒會”信徒李黑然入教7個月,就在村子里發展信教群眾400余人。

 

  二、 邪教組織對農村的危害

  邪教組織在農村的發展蔓延,勢必影響農村的經濟發展,社會的安定祥和,給人民群眾造成生產生活上的侵害。

  危害家庭。“全能神”邪教組織向信徒鼓吹“傳得越多,將來就可進天國”,煽動成員拋棄家庭,離家出走,直接導致許多家庭財產散盡,家破人亡。如家住內蒙古烏蘭察布市興和縣“全能神”信徒高愛玲,不顧患病的母親和生病的外孫女,四處奔波去“傳福音”,2018年2月12日,高愛玲再次離家,電話不通,至今音訊全無,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帶給家人無限痛苦。再如,河南省封丘縣吳某、郭某、洪某、孫某等4名“全能神”女信徒,離家出走“傳福音”,致使妻離子散,家庭破碎,毀掉了幸福美滿的生活,給親人和社會帶來了巨大的經濟損失和精神痛苦。據統計,中國反邪教網助你尋親欄目刊發的尋人信息有222人,其中大多數生活在農村,年齡在40-60歲之間。

  聚斂錢財。“全能神”邪教散布“現在災難就快要來了,錢財、糧食放在家里不保險,只有放在‘天國’才安全,一份捐獻可以得到十倍的回報”。有的甚至成立了所謂的“天國銀行”,哄騙農民群眾交出財產,供邪教頭目大肆揮霍,坑害了眾多善良的老百姓。重慶市璧山區大興鎮聯盟村的胡敏,2006年加入“全能神”邪教組織,從家里拿出借來治病的救命錢8000元“奉獻”給“神”,致使生病的丈夫在病情惡化,無錢醫治的情況下,含恨去世。

  破壞農業生產。“門徒會”宣揚吃“賜福糧”、“生命糧”,“成員可以每人每天只吃二兩糧食,不用種莊稼”,主張“不要搞農業生產,莊稼不用打藥,天父會照看的”,致使眾多組織成員整天在家禱告,不伺生產,不養家糊口。據調查,某縣曾有30%的“門徒會”成員因此而荒蕪了農田。河北饒陽縣段某參加“門徒會”后,到處宣傳“往后干活沒用了,只要“信主信神就行了”,他把拖拉機和其他農機具賣掉,把蔬菜大棚拆了,使全家生活陷入窘境。

  奸淫婦女。邪教組織骨干口善心魔,流氓成性,多數都借著“神”的名義奸淫玩弄婦女。“法輪功”教主李洪志鼓吹“男女雙修”,“全能神”教主趙維山宣揚“過靈床”,“被立王”教主吳揚明以“神”自居,編造“蒙召”,要求女信徒“肉體崇拜”,把身體獻上,以“赤身裸體迎接神”,“與神合二為一”,“華藏宗門”教主吳澤恒創立了一套所謂“雙修”理論,告訴女弟子,“男女雙修可以使人達到學佛的最高境界”、“可以成佛”、“可以迅速提高修行”、“能增強法力”,不少女信徒淪為工具,給身心及家庭都造成了嚴重的傷害。

 

  5、殘害生命。邪教組織宣稱“信主可以免災,禱告可以治病”,“只要虔誠禱告,不用打針、吃藥,疾病自然會好”,一些農民群眾誤信邪教組織的宣揚,拒醫、拒藥,耽誤了治療而導致死亡,或者被邪教用巫術治死、致殘。這方面的案例很多。

  6、煽動對抗政府,擾亂社會秩序。“全能神”邪教把中國執政黨稱為“大紅龍”,把警察稱為“小青龍”,其終極目的就是推翻現行政府。2012年12月7日,陜西漢中市公安局漢臺分局兩名民警發現“全能神”非法活動,便取出攝像機、相機進行拍攝取證,遭到60余名“全能神”人員圍攻,導致兩名干警受傷。在邪教組織的煽動下,一些地區也發生過邪教成員圍攻政府機關、毆打基層干部,導致政府機關無法正常辦公的情況。

  7、危害農村基層政權。有的邪教組織在農村設立組織,任命骨干,妄圖取代農村基層政權。在一些邪教活動突出的地方,村干部召集群眾開會,竟要事先經過邪教頭目的同意。有的邪教甚至插手村級選舉,鼓動群眾將選票投給他們“中意”的候選人等。

 

  三、對農村邪教組織需采取的防范打擊措施

  邪教組織的罪惡本質及其給農村地區帶來的嚴重危害,觸目驚心,阻礙了新農村振興,邪教是社會之癰,農村之癰。在此,加強農村防范處理邪教工作勢在必行。依筆者之見:一要加大宣傳力度,增強農民群眾防范識別意識。通過書寫宣傳標語、發放反邪教宣教資料、開展反邪活動、舉辦知識講座等方式,讓農民群眾區分宗教和邪教之別,自覺抵御邪教侵蝕。二要完善三級反邪教網絡,筑起反邪教“防火墻”。在縣(市區)、鄉鎮、村(社區)實行網格化管理,設立情報信息員。建立反邪教例會制度、情況報告制度和舉報獎勵制度,了解和掌握邪教組織活動動態,把邪教活動消除在萌芽狀態。三要不斷創新農村反邪宣傳形式,著力打造宣傳品牌,注重宣傳陣地建設,結合各類主題宣傳活動,融入反邪教宣傳內容,以文藝演出為載體,結合法治燈謎競猜、防邪教知識問答、方言、戲曲、快閃等,賦于反邪教內容,使反邪教宣傳娛樂化、大眾化。結合“新農村振興”、“美麗鄉村”建設、“精準脫貧攻堅戰”等,融入法治、反邪文化元素,突出農村法治文化公園、反邪文化長廊等建設,完善“五個一”建設(“一個宣傳欄、一支宣傳隊、一個反邪教課堂、一個反邪教圖書角、一次反邪教系列宣傳廣播),用先進文化引導農民群眾的實踐認識活動,自覺養成抵制邪教歪理傳播與侵蝕,使邪教組織無機可趁,無處藏身。四要保持高壓態勢,嚴厲打擊邪教組織在農村的滲透。

 

  邪教是人類的公敵,反對邪教,防控打擊邪教已經成為人們普遍共識,邪教不除,家無寧日,民無寧日,國無寧日。作為一個歷史過程,邪教問題具有極強的復雜性和頑固性。如今邪教組織活動更加隱蔽,手段更加詭秘,騙局更加“高端”。遏制農村地區邪教組織的活動,深化邪教治理,仍然是擺在我們面前的一項重要任務。這次黨中央、國務院在文件中明確提出,要嚴厲打擊邪教組織在農村的滲透,為我們今后主動出擊,深挖農村邪教地下組織和骨干分子,實施堅決打擊,提供政策導向;也為我們推進教育轉化工作,堅定地貫徹團結教育挽救絕大多數、依法打擊極少數的基本政策,努力化消極因素為積極因素。教育廣大農民群眾遇到邪教活動要不聽、不信、不傳,積極舉報邪教組織的違法犯罪活動線索有了明確要求。反邪教相關部門要立足重點案件與專項行動相結合,實施專項治理,堵源頭、斷渠道、挖窩點、打網絡,不給邪教滋生發展以罅隙,努力形成對邪教“人人喊打”的局面,徹底清除邪教陰霾,確保農村安定祥和。

(責任編輯:徐虎)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幸运农场怎么买就稳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