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9

5人出游3人尸體被藏冰柜:全家多人加入邪教 外孫女買到假鼠藥撿回一命

發布日期:2019年10月17日   文章來源:南方周末   作者:柴會群
[打印本頁]【字體大小:

  “小姑娘我感覺不正常。”商丘市公安局一參與處理此事的民警曾對媒體記者說,繆珂妍得知母親跳樓后,開始不相信,但過了一會就表現得“非常鎮定”。母親跳樓的次日,繆珂妍和自己的“小男朋友”也曾試圖服毒自殺,但因為買的是假老鼠藥沒有成功。

   

  錢序德生前曾加入過邪教組織。 (IC photo/圖)

  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法醫學系教授劉良將兩名女性的死亡方式解釋為“餓死”,因為被動餓死的可能性不大,他傾向于認為,二人是主動絕食而死。

  錢傳光聽說,錢序德加入了叫“東方閃電”的組織,又名“全能神”,是國內最著名的邪教組織之一。該教宣揚“末日審判”說, 聲稱信的人會“得救”,不信的人則會遭殃。

  隨著錢序德由信“全能神”改信“新道”,他與妻子皇甫紅英之間的矛盾也愈演愈烈。

  孫銀江也來自一個信基督教的家庭,但她嫁給錢序德的兒子后發現,自稱信教的公公、婆婆和大姑姐幾乎從不去教堂。還有一件奇怪的事是,公公有一次對他說,洗衣服不要用家里的水,要到水塘里去洗。

  2019年5月21日晚,深圳市羅湖區金景花園發生了一樁令居民深感不安的事情:接到報警后,警方從小區一間出租房里找到了3具尸體,已經縮水、變形,被疊放在一個冰柜中。

  死者為一男兩女,都是南京江寧區湯山街道新莊一組的農民,男性死者叫錢序德,66歲,兩名女性死者分別是他的妻子皇甫紅英和堂嫂李蘭珍。

  警方調查后排除他殺,認為此事件不是刑事案件。尸檢結果表明,錢序德是因一般疾病而死,李蘭珍、皇甫紅英的死則顯得不同尋常,系“在重度營養不良及貧血的基礎上”患病而死。

  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法醫學系教授劉良將兩名女性的死亡方式解釋為“餓死”,因為被動餓死的可能性不大,他傾向于認為,二人是主動絕食而死。

  假如兩人真的是絕食而死,她們為何要這樣做?其他人為何眼看她們絕食而不送醫或報警?在他們死后,其他人為何不通知家人,而是將尸體存放在冰柜中?警方通報中未作解釋。

   

  離奇死亡的錢序德、皇甫紅英夫婦。 (受訪者供圖/圖)

  5人出游只剩1個還活著

  2018年6月30日晚上,在與兒子“斷絕父子關系”之后,錢序德隨妻子、女兒和外孫女連夜離開了新莊。此前,他們和李蘭珍一起外出“旅游”了近一個月,那天下午剛剛返村。

  7月21日下午,李蘭珍在未告知家人的情況下,也離開了村子。一位鄰居說,她當時沒有走村里的主路,而是從村后一條小路繞行出了村。

  此后大半年,上述5人一直與家人失聯。

  2019年5月12日,錢序德的女兒錢立梅在河南商丘跳樓自殺驚動了警方,“冰柜藏尸”事件隨后被發現。此時,當初離家出游的錢家5人,只剩下錢序德的外孫女繆珂妍一個。

  “小姑娘我感覺不正常。”商丘市公安局一參與處理此事的民警曾對媒體記者說,繆珂妍得知母親跳樓后,開始不相信,但過了一會就表現得“非常鎮定”。

  根據繆珂妍的父親繆登山后來對錢家一親戚的說法,她對誰都不相信,認為別人都在算計她。接到女兒電話后,繆登山于5月13日凌晨2點抵達商丘,卻發現女兒失蹤了。后來他才知道,在錢立梅跳樓的次日,繆珂妍和自己的“小男朋友”也曾試圖服毒自殺,但因為買的是假老鼠藥沒有成功。

  實際上,母親跳樓之后,繆珂妍并沒有在第一時間向警方說出深圳出租房里的秘密。事后在父親追問下,她才“像擠牙膏一樣”說出來。

  南京湯山街道作廠社區居委會副主任李偉對繆珂妍印象深刻。按他的說法,這個小女孩“很張揚”。2018年上半年,李偉參與過一次對錢家家庭矛盾的調解,繆珂妍當時說了一句話:“我外公外婆出了任何事情,我負責!”

  “一個小姑娘能負什么責?”李偉覺得奇怪。

  錢立梅跳樓后一周,錢家一位親戚曾與繆珂妍通過一次電話,她對這位親戚介入此事的動機充滿懷疑,“難道你們真是為我受益嗎?我今年已經19歲了,到底誰為了誰我不懂嗎?人心本來就很險惡……”

  “(繆珂妍)真是無藥可救了。”繆登山向這位親戚發出感慨,“被他們洗腦洗得不成樣子了,現在變得跟她媽一模一樣。”

  

  退出教會加入邪教

  繆登山所說的“他們”,指的是信基督教的前岳父一家,他和錢立梅已經離婚。不過他似乎并不知道,前岳父一家后期所信奉的,已經不是真正的基督教。

  除了曾在部隊服役12年的兒子錢立勇,錢序德和妻、女都曾信教。

  錢序德是湯山一帶基督教界的知名人物,自20世紀80年代就開始和本族小叔、湯山基督教堂牧師錢傳光等人一起信教、傳教,共同建起了現在的湯山教堂。

  不過按錢傳光的說法,錢序德早在1990年就已脫離教會,“走自己的路了”,當時他也未受洗,還不是一名正式的基督徒。

  脫離教會之后,錢序德并沒有放棄傳教。他在與湯山交界的句容市(隸屬鎮江)黃梅鎮有7個固定的聚會點,從湯山教堂退出之后,他仍然像以前一樣,按時過去帶領信眾做禱告、讀圣經。

  錢傳光將錢序德的這些聚會點稱為“私設點”,教會并不承認。

  在“私設點“,錢序德可以通過賣燒餅、油條、洗衣粉以補貼家用,信眾大都賣他面子。農忙的時候,信眾也會去他家義務幫忙干農活。

  在錢傳光看來,錢序德脫離教會之后在信仰的道路上走“偏了”。據其回憶,大概十年前,錢序德在村里碰到他,說自己遇到一個人,想讓錢傳光也見見。錢傳光當即拒絕,并警告錢序德“不能亂搞”。

  之后,錢傳光聽說,錢序德加入了一個叫“東方閃電”的組織。 “東方閃電”又名“全能神”,是國內最著名的邪教組織之一。該教宣揚“末日審判”說,聲稱信的人會“得救”,不信的人則會遭殃。全能神崇拜一名被稱為“女基督”的神秘女子,要求信眾對其“絕對服從,不得分析對錯”。2014年5月28日,山東招遠發生一起命案,6名全能神信徒因討要電話號碼無果,把一名陌生女子視為“邪靈”,光日化日之下將其活活打死,全能神邪教因此廣為人知。

  據相關報道,色誘是“全能神”拉人入教的重要手段。新莊一組附近某村村民王志強(化名),當年曾和錢傳光、錢序德一起在當地傳教,他后來也脫離了湯山教堂。據其介紹,十多年前,兩名“東方閃電”的年輕女子曾找到他家,讓他加入,他沒讓她們進門。沒過多久,他就看到錢序德有一次外出時,被四五個年輕女子簇擁,連水杯也有人替他拿,他就知道錢序德“進去了”。

  錢立勇表示自己并不知道父親曾加入“全能神”。他說他曾問過父親是否與“全能神”接觸過,錢序德說接觸過,人家喊他吃過飯了。錢立勇以為父親僅僅是跟“全能神”的人吃過飯而已

  在錢立勇眼中,父親是那種容易被人“忽悠”的人。他說,除了全能神,父親還接觸過一個叫“靈靈教”的組織,并對他說這個教允許抽煙喝酒。

  相關資料顯示,“靈靈教”與“全能神”同于1995年被公安部明確為邪教組織。

  當年因錢序德傳教而信奉基督教的多名信眾對南方周末記者說,錢序德在加入“東方閃電”之后,還曾試圖拉他們加入,但被他們拒絕。

  據王志強介紹,受“全能神”歪理邪說影響,當地很多信徒的家庭都發生了變故,有的夫妻鬧離婚,有的信徒被逼跳井。在他看來,盡管公安機關多次打擊,但“全能神”在湯山、黃梅一帶的活動并沒有絕跡,只不過轉向了地下。

  反常的一家人

  王志強說,繼錢序德之后,他的妻子皇甫紅英也加入了“全能神”。

  錢序德的堂嫂李蘭珍則是皇甫紅英的追隨者。錢傳光曾勸過李蘭珍,讓她到教堂去,不要“亂跑”,但她不聽,“她說聽到一個聲音,讓他跟著皇甫(紅英)走。”

  盡管不知道父母加入了“全能神”,但錢立勇也感覺到他們后來信教信得“不純”了,在母親眼中,凡是不信教的都是“老魔鬼”。錢立勇覺得可笑,反問她,“外婆也不信教,難道也是老魔鬼?”

  錢立勇曾和妻子孫銀江分析,如果父母“好好信教”的話,應該不會出現后面的事情。

  孫銀江也來自一個信基督教的家庭,但她嫁到錢家后發現,自稱信教的公公、婆婆和大姑姐幾乎從不去教堂。對此感到詫異,但孫銀江也沒有多問。還有一件奇怪的事是,公公有一次對她說,洗衣服不要用家里的水,要到水塘里去洗。她“一頭霧水”,沒有照辦。

  感到難以與公婆相處,孫銀江婚后大部分時間都住在娘家。后來即使搬到婆家,與公婆共處的時間也不多。

  在孫銀江的記憶中,大概是在2011年左右,錢立梅患上了嚴重的婦科病,怎么都看不好,飽受病痛拆磨的她甚至說自己“不想活了”。錢立梅一度認為自己生病是“鬼上身”,她說自己在照鏡子時看到了丈夫一位已故嬸嬸的臉,而她與這個嬸嬸從來沒有見過。錢立梅為此還專門回丈夫老家做了一次“觀亡”(當地一種迷信活動,據傳生者可能通過巫婆與亡者對話)以趕鬼,但效果不佳。

  實際上,錢序德作為資深教徒,其本人在當地就以“趕鬼醫病”聞名,但他醫不好自己女兒的病。

  從那時開始,錢立梅開始頻頻去當地一個教會聚會點。而錢傳光確信,錢立梅去的不是湯山教堂正式的聚會點。

  2016年,錢家出了一連串的變故:錢立勇3歲的女兒丹丹被正式確診為“自閉癥”——這個孩子自出生后就一直不會說話;錢立勇本人出了一次車禍,撞上了一輛電動車,導致駕駛員受重傷;以前身體一直很好的錢序德,也在這一年年底被查出患有帕金森綜合征。

  自打父親生病之后,錢立勇便感覺母親明顯嫌棄父親,母親不僅與父親分開吃飯,也不給父親洗衣服,動不動就罵父親,有時甚至當著親戚們的面。錢立勇覺得姐姐在這當中也沒有起到正面作用,有時會夸大父親的病情,把“老頭”嚇得直哭。

  錢立勇的三舅媽張秀珍也發現了反常。兩年前,她去錢立勇家時發現錢序德和皇甫紅英用兩個電飯煲,各做各的飯,她認為皇甫紅英不對,錢序德生病了,她應該對他好一點。然而皇甫紅英根本不聽,后來連她的面也不見了。再后來,她聽說皇甫紅英要跟錢序德離婚,更加感到不可思議。

  從“全能神”到“新道”

  錢立勇并不知道,父親在生病以后,信仰也發生了一次重大變化。而這可能是父母之間矛盾激化的真正原因。

  句容市黃梅鎮南巷村,是錢序德當年傳教時的7個聚會點之一。如今這個村仍有多人“信主”,南方周末記者發現,他們都自稱信的是基督教,但至少分為三個不同派別,其中傳統的基督教被稱為“十字架”,另外兩個分別是“全能神”和“新道”,三派之間互不來往。

  錢序德兄弟6人,他排行最末。村里的信眾都稱他“錢小六”。三十年前,村民陳鳳英就因為“錢小六”而信了基督教。陳鳳英至今還記得,當時“錢小六”挑著一副豆腐擔子到村里傳教,“我女兒說,你腿疼,跟著信主吧!”

  后來她聽說,“錢小六”信了“全能神”,便不再與其來往。十一年前,她丈夫去世不久,一個叫王樹勤的女人找她,讓她信一個叫“新道”(又名“東方永約”)的教。

  “新道”也是一本書的名稱。在書里,王樹勤自稱是“上帝的代言人”,上帝讓她將名字由“王淑芹”改為“王樹勤”。

  “有的人雖然有錢,又有房子又有車,但內心非常空虛,非上帝不能填滿。”王樹勤寫道。在書里,她表示要“重建教會”。

  加入了“新道”后,陳鳳英在南巷村又發展了兩個人,兩人都是在得了一場大病之后信的“新道”。陳鳳英相信,只要入了“新道”,一些醫院難以醫治的重病就會好。

  三年前,得知錢序德生病之后,陳鳳英找到他,勸其離開“全能神”,加入“新道”。錢序德也到她家去過。她還給他抄過一個藥方,讓他抓藥治病,但后來就不去了。

  南方周末記者從陳鳳英處獲知,信“全能神”的皇甫紅英并沒有跟著錢小六到她家去。陳鳳英認為錢小六后來之所以不去,是因為還在信“全能神”,“他(錢小六)老不改,趙玲不想要他了!”趙玲是陳鳳英的“上級“,也是“新道”組織在黃梅鎮的負責人。

  2019年10月9日,趙玲向南方周末記者確認,她認識錢小六,也認為他本來是個“虔誠的基督徒”,但是后來“錯誤”地進了“全能神”,“上帝讓我們去救他,他也到‘新道’來過,但背地里還是信‘全能神’”。

  趙玲說,在發現“錢小六”后來不再去“聚會點”時,她還帶人去過他家幾次,最后一次大概是在2018年3月,但都沒有見到他本人。

  王志強后來分析,錢序德生病后家里發生的若干變故,可能跟他從“全能神”改信“新道”有關。

  “全能神”內部嚴禁脫離和背叛。該教內部一份規章制度中寫到,進入教會但又“不是甘心信的”是魔鬼,不僅其本人要受懲罰,將其引入者也將被“開除或限制起來”,而且“人人有責任執行”。

  而“新道”對“全能神”成員則是開放的。趙玲承認,以前信“全能神”的人,只要改了,也可以加入“新道”。

  離家之前

  隨著錢序德由信“全能神”改信“新道”,他與皇甫紅英之間的矛盾也愈演愈烈。

  2018年初,兩人暴發了一次嚴重沖突:錢序德去銀行取錢,皇甫紅英一路尾隨,在丈夫從取款機上取出鈔票之際,與其爭搶。

  此事發生后,錢立勇有次開車帶父親出去散心,父親中途突然讓他把車停下來,說要趁皇甫紅英晚上睡著的時候,拿根麻繩將其勒死,然后自己再自殺。

  錢立勇趕緊通知本家和舅舅家的親戚前來調解,然而無濟于事,他說母親那時已經誰的話也聽不進去。錢家多名親戚感到奇怪的是,他們去錢家的時候,皇甫紅英和錢立梅面都不露,只有繆珂妍出門應對,小姑娘口出惡言,讓他們感到驚訝不已。

  那時錢立勇還不知道,早在2016年下半年,剛剛初中畢業進入一所中專學校讀書的外甥女,就因為長期不到學校且聯系不上已被學校除名了,從此跟母親待在一起。

  錢立勇說,從2016年開始,姐姐、母親、外甥女還有李蘭珍等人開始頻頻外出“旅游”,最早是姐姐與母親兩人,后來外甥女和李蘭珍相繼加入,每次出去都不打招呼,害得錢序德到處去找。他說,父親雖然恨母親,但對母親也很依賴。

  2018年6月,就在錢立勇被家里的矛盾搞得焦頭爛額之際,不知何故,長期被嫌棄的錢序德,又被妻子重新接納,并加入了“旅游團”,而且一走就是近一個月。和以前一樣,這次走時也沒打招呼。

  這讓錢立勇更加擔心。他說,2017年,姐姐和母親就帶父親參加過一次南京周邊游,為期一周左右。回去之后,錢立勇發現父親走時帶在身上的藥不見了。他問父親是怎么回事,父親回答說是被錢立梅扔了。他后來就此問姐姐,“她講什么信主信得不好,是藥三分毒,信主信得好了病自然就好了。”而這一次出去,姐姐連父親的藥都沒帶。

  2018年6月30日下午,5人出游近一個月后返回村里。按錢立勇的說法,母親和姐姐這次回村是專門為了讓父親與自己斷絕父子關系的。

  當時的這一幕讓錢立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父親在外孫女的示意下,像一個小學生一樣站在他的跟前說:兒子,以后你不用管我了……

  孫銀江見狀報了警,按她的說法,報警的主要目的是想讓公安查清楚,他們在外邊到底在做什么。然而警察去了也無濟于事。

  錢立勇開車離家,回到了自己開的店里。那天晚上,他喝了一點酒,越想越生氣,于是又趕回家中,跟姐姐吵了起來,他動手扇了姐姐耳光。姐姐則用棒槌打他,甚至用手抓他的下身,母親則一板凳打在他頭上……

  直到現在,錢立勇都想不通,母親和姐姐為何能下那樣的狠手。

  警察到了后,將一家人帶到派出所。先動手的錢立勇被關了起來,妻子孫銀江聞訊之后,抱著女兒趕到了派出所,那是她與公婆及大姑姐見的最后一面。

  據孫銀江回憶,當時婆婆和大姑姐一言不發,公公看到孫女后顯得挺高興,說了句“丹來了,丹丹來了”。

  這時錢立梅講了一句:“媽我們一起走!”

  孫銀江朝公公說了一句:“爸你不跟我走啊?”

  錢序德沒說話,頭都沒回就走了。

  (南方周末記者 柴會群 南方周末實習生 馬晨晨 曾滔)

(責任編輯:江南)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幸运农场怎么买就稳赢 能玩幸运飞艇微信群 加拿大快乐8开奖号码 15年零成本赚钱快的加盟项目 大乐透开奖直播电视台是那个 辉煌棋牌害死了多少人 加权股票指数 涉及物流费用 怎么赚钱 2017119蓝球绝杀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山东黄金股票行情 专家红球预测蓝球预测 带连线坐标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 江苏十一选五全双遗漏 如何以承兑汇票赚钱 网络棋牌游戏斗牛技巧 炒股六句口诀